沐羽

【SK同人】419对象是班主任怎么办【40】

我叫小果子:

本文全部完结,,写了粗长的一章送给大家,感谢大家一路对419和果子的支持,再次鞠躬!!!


附上全文链接:


【01】【02】【03】【04】【05】【06】【07】【08】【09】【10】【11】【12】【13】【14】【15】【16】【17】【18】【19】【20】【21】【22】【23】【24】【25】【26】【27】【28】【29】【30】【31】【32】【33】【34】【35】【36】【37】【38】【39】【40】


过了几周蜜里调油的日子,刚结束冗长的演唱会演出工作后的Krist坐不住了,大周末跑到玫瑰园中学校门口溜达了一下午。


当然随行的还有个摄影师,至于他过去是拍风景还是拍人,这就要过问一下他的相机了。


Krist也不算什么火出天际的大明星,但正巧唱的都是些青春爱恋的情歌,受众面也正是青少年,再加上个随行的摄影师,场面一度很是喧嚣。


这大概也是玫瑰园中学最热闹的一天。


Krist正忙着给中学生们签名的功夫,就被路过挡着脸恨不得遁地的Gun和Off抓走了:“你们来的话不会低调一点吗?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们两个搞上了是不是!”Gun依旧噎死人不偿命,伸手就掐Krist的脸,掐了满手的嫩肉。


“你真是损友,最近有不下五十多个学生问我和你是不是好朋友能不能要个签名!!你是不是嫌我活得不够清净!”


Krist把自己的大脸拯救出来,狡黠地眨眨眼:“兄弟带你上次热搜!别谢我!低调!”


“靠!!”


Singto在后边按了半天的快门,眼睛都笑得弯弯的。


哦,他真的太怀念和两个损友在一起的Krist了,整个人像个发光发亮的小太阳一样,从内到外透着喜悦的味道。


就好像,回到了六年前一样。


“去吃火锅!!我要吃火锅!!”Krist已经叫嚣起来,终于摆脱了经纪人和助理的束缚,他可要好好歇一天,吃顿好的!


Singto放下照相机:“既然大家都聚在一起了,不然就去p'Off和p'Gun的家里吧。”


Off转了转眼珠:“嗷!我觉得挺好!我们自己弄点食材,自己煮火锅吃!”


说完,从身边怼了Gun一下。


Gun如梦初醒:“对!我最近厨艺突飞猛进!烧的开水可好喝了!”


Krist:……


Krist斜着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在一边一脸无辜的狮子君,又看了看明显面容扭曲的钟鹏君和一脸尬笑的阿塔潘君,很给面子地打了个冷战。






预想中的慌乱场景并没有如期降临,他们四个人很愉快地去逛了个超市,遭受到了猛烈的粉丝围攻之后,拎着大包小包的肉和菜回到了以前的出租屋。


自从Krist出国后,隔壁的屋子一直空着,回国后Krist时不时就会回来住,不过回来住也是死皮赖脸地爬上了隔壁屋子的床,挤在两个人中间睡。


他才不管Off那家伙大晚上用多少个白眼飞他呢!


Krist现在在想,也许他们也是在等这么一天,他会带着心底最深刻的秘密重新回来,四个人再坐在一块吃顿饭。


热气腾腾的冬阴功锅底中滚过雪白的丸子和鲜红的肉卷,Off伸筷子要去抢肉,被Gun一筷子敲了手背,Off委屈地噘着嘴眼巴巴地看着锅:“快点咯!再不吃肉都老啦!”


Krist双手合十:“谢谢你们六年来陪我疯……没有你们,我可能熬不过来。”


Krist说着说着,眼眶就跟着红了。


Singto的叹息跟着Krist的话音一起落下,同样双手合十:“我要谢谢你们,如果不是你们拦着我,我可能不会有机会坐在这里,坐在p'Krist的身边。”


Off讪笑着摆手:“我们可没拦你,是你自己留下来的。”


Gun语重心长:“皮拉娃这家伙就这样,嘴硬心软的要命,他说是心直口快不愿意隐瞒自己的感情,可是到了自己钻牛角尖的时候,他是不会说真话的。”


“喂!我什么时候!”Krist不愿意了,脸红着反驳,“还有你们背着我都完成了什么交易啊!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!”


Singto一脸无辜地把珍藏的录音笔拿出来:“我都不知道p'Krist这几年原来这么想我。”


Off:“咳咳咳快吃快吃都煮老了!!”


Krist:[○・`Д´・ ○]


Gun塞了一筷子肉到Krist嘴里:“快吃!可好吃了!!”


Singto一脸微笑地侧头看着一边嚼肉一边气鼓鼓的Krist,也对,这才是p'Krist会做出来的事情,说着不接受他是因为怕耽误自己,却会背着他偷偷学做蛋糕,会在他受伤时唠叨他一路,会背着他回家……


只有这样的p'Krist,才是最真实的。


Singto如是想着,又夹了几筷子肉到Krist的碗里:“p'Krist多吃一点,你比六年前瘦了太多了,要好好补补。”


Off:“喂喂喂你把肉都夹走啦!这里还有两个人呢!!!”


Gun:“我们在他们面前可能连人都算不上……”






等闹完收拾完都已经过了十点钟,Krist理所当然地窝进了自己以前的小房间睡觉,声音和味道都太过熟悉了,再加上他的身边躺着个恒温三十七度的大暖炉,坚实的臂膀紧紧的圈着他。


他睡了这几年以来最舒服的一觉。


他以为他这觉能睡到转天中午去,可谁想大早晨六点半他的门就被一脚踹开了,Krist迷糊着看向门口,Gun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穿着衬衣,嘴里嚷嚷着:“喂!皮拉娃!都几点了你还不起来!你今天不用上课了是不是!!”


Krist一脸黑人问号,我是睡了多久??而且……我本来也不上课啊!!


“你说什么??”


Off从一边皱着眉头恨铁不成钢地闪现出来:“快点起来!你今天第一节就有课你忘了?想被开除??”


Krist强制要求自己冷静下来:“你们两个耍我呢!大早上起来的!别闹行不行!”


Gun被气笑了:“谁闹了,赶紧起床,大周一的,我可不想跟着你迟到!”


“今天几号?”Krist看了看自己不太熟悉的手机,这是他上上个手机,明确写着今天是15年的7月27日,星期一。


Krist的大脑呈现了几秒钟的短路,六年前?他回到了六年前??


怎么可能??冷静皮拉娃冷静……你要相信这是个唯物主义世界,人是不会吃个火锅就时光倒流的!昨晚上都发生什么了来着……对,他带着Singto在出租屋里吃了顿火锅,喝了果汁,还是因为Singto一滴酒都不让他喝的缘故,然后他就去洗澡睡觉了,就是Singto抱着他睡的……


Singto那臭小子呢???


“Singto呢???他人呢??去哪了啊!!”


Gun一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眼神看着他:“几天没见面你不用想成这样吧!人家脚伤刚刚好,你体谅体谅人家吧好吗?”


Krist全身都在发抖。


六年前的这时候,他和Singto分手了,他把相机放在了医院的床头,一个人踏上了去异国的旅程……可是他为什么会回到六年前呢?


Krist浑浑噩噩地起床收拾,七点钟准时被拖出了家门,一路上阴沉着脸,一句话都说不出口。过往的年轻朝气的脸庞看上去稚气未脱,这六年来玫瑰园中学也没多大的变化,他也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。


可能现实太跳脱,他根本不能接受!!


反观Off和Gun两个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再好的演员也不能演得这么没有痕迹吧!


Krist怀着不可能的心态重新踏上了高二一班的讲台,台下很多他还依稀熟悉的面孔,此刻眨巴着稚气的眼睛看着他,他看着穿着一身校服撑着下巴用星星眼看着他的Singto和他身边的New良久才晃过神来。


他真的回到了六年前???


他从未如此慌过神,连打开课本的手都是颤抖不堪的,面前的字母陌生而又熟悉,可是他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,满身满心都是他明明好不容易熬到了尽头,为什么一下子又把他拍回了原点?


他默默一个人承受了分手六年的时光,好不容易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,为什么又回到原先如此尴尬的境地来?


他不要!!他再不想经历一次切肤之痛了!


这种深入骨髓的痛苦明明一次就够了!


Krist恍然,这难道是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,让他弥补两个人这六年的空缺吗?


Krist的眼神看向了坐在讲台上一脸温柔地看着他的Singto,心里顿时软得一塌糊涂。是啊,他想过无数次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还要不要和他分手。


答案只有一个,不要。


哪怕最后的结局可能并不完美,他也不要。


这样两个人互相折磨六年的日子,他真的过够了。


Krist深吸了一口气,深深地把书扣了下去,目光从未如此坚定地看着Singto。


“我想借此机会,说几句话,我知道这样的场合并不完美,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究竟对还是不对,可是我还想想说。”


Krist顿了顿,扫过台下一片熟悉的面孔,看着他们微笑的脸,心底的力气更坚定了。


“我做过错事,或者对这时的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错事,我答应了长辈的嘱托,离开了我这辈子最爱的人,我以为我做了正确的选择,我以为至此我们的人生都能踏上正轨,他会过得更好,可是我用六年的时间证明我彻底错了。”


“我亲手造成了他后天的获得性色弱,让他的世界彻底丧失了色彩,如果我知道我的决定会对他造成如此大的伤害,那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他。”


“我感谢上天再给我个机会,重新弥补我六年的过错,所以我决定向你们坦白。”


台下渐渐哗然起来,而Krist的眼神始终看着同一个人,Singto在大家的哗然中站起身来,他看上去像是收获了意外之宝一般,惶然地慢慢向讲台走过去:“p'Krist……谢谢你。”


“谢……什么?我还什么都没说呢!”


Singto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,笑得很是腼腆:“p'Krist,我一直很想知道,如果一切可以重新再来,你还会离开我吗?”


Krist的脑子一懵,歪着头不解地看着他。


什么意思?


“可是现在我知道答案了,所以……谢谢你p'Krist……”


Krist不真切地看了看台下的学生们, 看了看在人群里窃笑的New,和跑过来看好戏的Off和Gun,他这才恍然大悟。


“你耍我???你们联合起来耍我是吗!!!”


Krist心底的火一下子烧起来,又不知道先跟哪个撒气,也不知道使了多大的力气狠狠推了面前的Singto一下,怒气冲冲地出门去了。


吼!!这辈子都不能再这么丢人了啊我说!!


Krist红着脸踱着步子往外走,没走几步就被个大力闷回了怀里。


Krist挣扎着打他,使了多大的劲儿他自己也没谱,他这是气急了,要不是大庭广众的,他肯定气得又哭又闹的,毫无形象那种。


“你凭什么啊!你凭什么耍我啊!!耍我很好玩是吗!!你报复我是不是!你报复我跟你说分手没给你过生日是不是!!你是不是看我在讲台上跟你告白特别有成就感啊!!”


Singto紧紧地把他搂在怀里:“不是的p'Krist,我不是这个意思,您误会我了。”


“我误会你什么了啊!!你还联合Off他们几个一起来骗我!!我差点就信了啊!!我他妈以为我又要失恋六年了啊!!!”


“我他妈好不容易熬过来了你又让我来一次!!滚你的!!老子不伺候了!!”Krist又推又搡,说什么也要从Singto的怀里挣出来。


开玩笑,旁边几间教室的学生都探个头出来看热闹呢!


他不要面子的啊!


“p'Krist,我只是觉得遗憾。”Singto叹了一口气,把Krist从自己怀里放出来,看着他还是蒙了层水光红通通的大眼睛,心疼地揉了揉他的脸,虽然被无情地挥开,可他还是从怀里掏出个精致的小盒子,在Krist怔然的目光中蹲下身子,单膝跪在他面前,打开那个小盒子。


两枚精致的戒指静静地缀在盒子中间。


Krist上一秒还在喧闹的大脑瞬间静下来了,他看着面前单膝跪地的Singto,看着精致的小盒子里的钻戒,一直憋着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了。


他身后一大早就倾力演出的Off和Gun红着眼眶看着面前这一幕,Earth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,站在了同样穿着校服的New身边,祝福地看着他们。


“p'Krist,我知道我们之间的身份才造成了我们这么多年的错过,不单单是因为你和我都是男人,更是因为你是我的老师,而我是你的学生……但我并不觉得这应该是阻碍,他不应该成为任何一段感情的禁锢,不论是对我,还是对其他人,p'Krist,今天我不想做摄影师,我只想以你的学生身份向你求婚。”


Krist清晰地听见自己胸腔里猛烈跳动的声音。


“Perawat先生,请您和我结婚好吗?我不敢给你多长远的承诺,我只想把我现在有的,最好的都给你,把我们缺失的这几年,十倍,百倍的补偿给你。”


“Singto先生,你想上明天的头条吗?”Krist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这一幕,有点无奈,却又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
“行啦别傲娇啦!快答应!你老公可为了这么个求婚精心编排了好久呢!”Off在一边喊着。


Krist恨不得把盒子夺过来砸在Off的脸上。


“快点吧!我还等着吃喜酒呢!”


“答应他!答应他!”


“p'Krist~~”Singto湿漉漉的眼睛蒙着层水雾,看上去可怜极了,他身后的大尾巴蔫蔫地一甩一甩地,乞求着主人的抚摸似的。


Krist侧过脸去笑起来。


“行啊,想和我结婚,先搞定我家人再说。”


Singto眼前放个光,挑着嘴角便拉过Krist的手,将指圈套进了他左手的无名指:“已经搞定了。”


Krist:“???”


Singto拿起手机,翻到近期和K母的对话上。


【女婿,我们一家人先去荷兰等你们!感谢你的欧洲豪华七日游!么么哒!】


Krist:???????


节……节操呢??






总之,自此以后,辣鸡夫夫一号和辣鸡夫夫二号踏上了凑表脸的生活,Krist死皮赖脸地搬回了小出租屋,当然,他的身后永远带着个拖油瓶。


小小的出租屋里始终都十分热闹,某摄影师的ig上传满了三个人打闹的照片,而里面,永远是某个小明星自带柔光效果,看上去可爱极了。


后来他们去了荷兰,组了个团,同行的还有硬要拼团的New和Earth。New是为了去吃遍美食,而Earth则带着自己的少年球队一路蹭吃蹭喝,六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小篮球队大摇大摆地走在荷兰街头,那场景煞是惹人眼球。


New嫌弃地看着小篮球队的小屁孩们和他争甜品的样子,嘟着嘴嚷嚷:“哦吼!为什么带这么多孩子啊!”


Earth神秘兮兮地笑得眼睛都没了:“不得多请几个花童啊!”


New转身就想跑,被Earth熟练地捞了个满怀:“跑哪,都和我来荷兰了!反正已经蹭吃蹭喝了,再蹭个婚礼也不嫌多!”


New眼泪汪汪。


我就是来吃饭的啊!!!怎么……怎么就把自己搭进去了啊!!






“p'Krist,你看到了吗?”


雨后的库肯霍夫公园里散发着青草的芬芳香气,Krist抬头顺着Singto的目光看过去,随后疑惑地问:“看到什么?”


Singto指了指被雨浸润过的天空,一片碧蓝如洗的天空上,挂着道彩虹。


Krist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眼前瞬间一亮,随后笑起来:“嗯,看到了,真美。”


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只要你在我身边。


Singto的目光从那道色彩斑斓的彩虹移到Krist轻笑的侧脸上,赞同地点点头:“是啊,真美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

卧槽!

吃蜜糖枇杷不吐柯基:

翻旧翻到糖

🙈🙈🙈都没看到,都没看到,你们继续
Cr:ICY_NUNA

温馨的触碰

小越:

自行体会(∗❛ั∀❛ั∗)✧*。

💗

陌語:

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.

對這世界來說,你也許只是某個人;但對某個人來說,你卻是全世界。

一一《雙城記》


文群的妹子發了這張圖,很有意義的話。

CR:Internet

三栖队长狗蛋六爷:

终于看到这段的全景。

开播前被质疑被黑被攻击的M6在最后收获了一群死忠后又委屈又感动地哭到不行。

哥嫂少年纪比较大能憋住,相对来说四哥比较容易看出是死憋着,

少爷一脸难过地地安慰胖奶,

胡光平这时候反而像最靠谱的哥哥,一脸慈母的笑容拿着纸巾去递给柯基,还帮他顺了顺气,又拍了拍他的手臂和肩。(闺蜜的小船不沉)

神胖都是默默流泪的,其中胖脸上的眼泪最多,但是表情也算平静。

直接哭崩了的柯基让少爷非常担心,一直盯着他的哭脸。

所以说这种时候反而是暖心大佬胡光平最冷静,其实胡大佬的内心一直是温暖又体贴,这种时候其实他也是死憋着,但是弟弟们都难受,所以他反而能笑出来安慰大家。

M6日常中爱哭鬼排名:胖>神>奶>四>少>平。

柯基虽然在这里哭崩了,但是基本能憋着就憋着,一旦憋不住就完全崩了,所以哭出来的次数没神多。

少平的哭脸我没看过,不过少爷哭唧唧的样子看过,胡光平哭唧唧,那都是戏精的表演而已ε=(´ο`*)))唉